歡迎您訪問甘肅省地礦局第一地質礦産勘查院!
1 2 3

政策法規

行業動态 首頁 > 行業動态

八年實現找礦夢
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實施紀略
信息來源:省地礦局一勘院日期:2019-04-10作者:轉自 中國自然資源報浏覽次數:649

找礦突破戰略行動是增強我國能源資源保障能力、保障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重大戰略舉措。該戰略行動自2011年實施以來,油氣及重要礦産勘查取得系列重大突破:16個礦種完成或超額完成5年目标,13個礦種(含後期增補的4種戰略新興産業礦産)完成10年目标,其中金、鉛、鋅、鎳、鎢、钼6種礦産在5年評估時已經提前完成。随着找礦突破戰略行動的實施,我國基礎地質理論研究引領地質找礦工作向新區、新深度、新類型拓展,潛力評價和找礦預測工作有效地指導礦産勘查,深地、深海探測和航空物探能力顯著增強。

1.找礦突破戰略行動明确“358”目标

随着中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進程的推進,石油、鐵、銅、鋁等消費逐年增加,對外依存度逐年提高,到2010年對外依存度已分别達到55%59%65%56%,礦産資源供需形勢非常嚴峻。在此背景下,中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二五”規劃綱要明确提出,實施地質找礦戰略工程,加大礦産勘查力度,實現地質找礦重大突破,形成一批重要礦産資源的戰略接續區,建立重要礦産資源儲備體系。據此,原國土資源部、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科技部、财政部會同有關部門編制了《找礦突破戰略行動綱要(2011-2020)》以及《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實施方案(2011-2020)》,明确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力争用3年時間,實現地質找礦重大進展。新發現1020個油氣資源有利目标區和300處其他重要礦産資源大中型礦産地,初步形成58處大型資源勘查開發基地。建立40個礦産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示範基地。初步形成全國統一的礦業權市場,完善礦産資源管理制度。

力争用5年時間,實現地質找礦重大突破。鎖定重點地區天然氣水合物資源富集區并優選目标進行試采。形成37個油氣資源勘探接續區和10個以上其他重要礦産資源的大型勘查開發基地。建立60個礦産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示範基地。能源及重要金屬和非金屬礦産資源回收率與共伴生礦産綜合利用率較2010年提高3%5%。建成全國統一高效的礦業權市場,基本形成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适應的礦産資源管理體系。

力争用810年時間,重塑礦産勘查開發格局。累計新增一批重要礦産資源儲量,新打造一批礦産資源基地,建立重要礦産資源儲備體系,提高礦業企業國際競争力。礦産資源利用結構形成油氣并舉、大宗緊缺礦産和新興材料資源并舉、開源節流并舉的格局。勘查開發形成陸海并重、東西并重的空間布局,深化陸域礦産資源勘查并取得新突破,海洋礦産資源勘查取得新發現,促進礦産資源産業向西部地區轉移,扭轉大宗礦産地與消費區分割的局面,促進區域産業協調發展。

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包括基礎地質調查與研究、重要礦産勘查、礦産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三項主要任務,其中,重要礦産勘查以能源礦産、大宗緊缺礦産、貴金屬礦産、戰略性新興礦産為重點。20112017年,油氣礦産勘查投入資金4635.39億元,完成鑽探井數2.4萬餘口;20112018年,非油氣礦産勘查投入資金2054.1億元,投入總鑽探工作量約12762萬米。

2.找礦突破戰略行動碩果累累

20112018年,全國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實施8年來,除基礎地質工作全面完成目标任務外,油氣新發現一批億噸級油田和千億方級氣田,頁岩氣勘查開發實現突破,天然氣水合物調查及試采取得重要進展,非油氣礦産新發現477處大型和584處中型礦産地,鈾、钼、鎢、金、鉛鋅、錳、石墨、锂等礦種發現一批世界級超大型礦床。

油氣方面,頁岩氣逐步成為天然氣的重要補充,“油氣并舉”格局初步顯現。天然氣水合物調查在南海圈定11個有利遠景區、19個成礦區帶,初步預測我國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資源量約800億噸油當量。2017年,中國首次實現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成功。頁岩氣調查在重慶、四川和湖北取得曆史性突破,新增探明儲量10455億立方米,并實現了商業性開發,2017年産量達90.24億立方米。石油新增儲量79億噸,天然氣新增儲量52023億立方米,在鄂爾多斯、塔裡木、松遼、吐哈等盆地發現13個億噸級油田和14個千億立方米級氣田。

重要固體礦産方面,新發現和評價了一批世界級大型、超大型礦床,奠定了重塑礦産勘查開發格局的資源基礎。西藏鐵格隆南探獲銅資源量1100萬噸,成為中國首個千萬噸級銅礦床;山東膠東累計探明金資源量4600噸,為中國第一大金礦;新疆火燒雲鉛鋅礦探獲鉛鋅資源量1895萬噸,為中國資源量最大、平均品位最高的鉛鋅礦床;青海夏日哈木鎳礦探獲鎳資源儲量118.3萬噸,實現自金川鎳礦以來的又一重大突破;江西大湖塘鎢礦、朱溪鎢礦不斷刷新世界第一記錄;内蒙古大興安嶺南麓雙尖子山銀礦的資源量超過2.6萬噸,居中國銀單礦床資源量之首;維拉斯托錫礦錫、锂資源量均達大型規模;在新疆奇台黃羊山發現國内規模最大的石墨礦單礦體;西藏紮西康錯那洞發現超大型铍多金屬礦,伴生錫、鎢均達到大型規模;四川甲基卡累計探明锂資源量超過200萬噸,成為中國特大型锂輝石礦床;貴州銅仁地區共發現4處超大型錳礦,累計新增資源量6億噸以上。

在部署的168項老礦山深部和外圍找礦項目中,55項新增資源儲量達大中型礦床規模,使得一批資源危機礦山重新煥發生機,平均延長礦山服務年限10餘年,穩定職工就業16.5萬餘人。

20162018年實施的整裝勘查、礦集區項目,查明了河南小秦嶺、江西于都銀坑—甯都青塘、内蒙古通遼地區等100餘個國家級整裝勘查區和20餘個礦集區成礦條件、控礦因素,在整裝勘查區或礦集區新發現593個找礦靶區、40餘處礦産地。在遼東礦集區、内蒙古赤峰北部礦集區等20餘個重要礦集區深部發現了新礦種、新類型。在焦家金成礦帶開展的超深勘查科研鑽探深達3266米,是目前膠東地區金成礦帶發現礦體的“第一深鑽”。

據統計,20112018年,全國範圍内形成了油氣及重要礦産資源勘查開發基地60個。以塔中、庫車、吐魯番、涪陵為代表的油氣開發基地陸續建成;以鄂爾多斯、二連、伊犁盆地為代表的一批砂岩型鈾礦開發基地基本形成;以山東膠東金礦、遼甯鞍山—本溪地區鐵礦、贛西北銅鎢礦、黑龍江雞西—雙鴨山地區石墨礦為代表的東部老開發基地,資源儲量不斷擴大,資源基礎得到進一步鞏固;以四川甘孜地區锂礦、新疆黃羊山石墨礦、新疆和田地區锂鉛鋅礦新興礦産勘查基地,以及以青海東昆侖地區鎳、金銀礦,西藏改則地區銅礦等後備基地為代表的西部新基地不斷湧現,東西并重的格局初步形成。

礦産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方面,形成了礦産資源開發利用調查評估制度;制定了綜合利用和循環利用指标體系;大型礦山産能占比提高,礦産資源集約化程度顯著提高;主要礦産資源開采回采率總體平穩,大部分有色金屬礦産選礦回收率穩中有升,共伴生資源利用成效明顯。

3.找礦突破戰略行動的創新與探索

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取得令人矚目的成果,離不開各方的努力,也得益于頂層設計、工作機制創新和科技創新的引領。

為組織實施好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原國土資源部、發展和改革委、科技部、财政部組織編制了《找礦突破戰略行動綱要(2011-2020)》以及《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實施方案(2011-2020)》,并共同成立了領導小組,統籌國家資源産業布局與地質找礦工作部署。此外,還成立了專門的組織機構——礦産勘查辦公室,專門的業務支撐機構——部礦産勘查技術指導中心,以及業務指導專家團隊,有效帶動和指導了地勘隊伍、礦業公司、科研院所的礦産勘查和研究。

随着找礦突破戰略行動的實施,“公益先行,商業跟進,基金銜接,整裝勘查,快速突破”的地質找礦新機制逐步形成,對不同資金的使用方向準确定位。财政專項資金主要開展公益性、基礎性與戰略性地質調查和風險勘查,企業投資以增儲勘查為主,兼顧風險勘查。通過公開競争方式,引入優勢企業投資找礦,并出台相關政策,加速資本和技術融合,形成了各類資金統籌部署、合理分工、有機銜接、規模投入的局面。

科技創新的引領表現在多個方面。比如:基礎地質理論研究方面,建立了“兩期三型”成礦理論和針對我國海域地質特點的天然氣水合物系統成藏理論,創建了構造控沉積—沉積控岩相—岩相控富集—保存控氣藏“四控法”頁岩氣成藏機制和複雜構造區“深水陸棚相頁岩、穩定的構造保存、地層超壓”頁岩氣成藏富集理論,建立了“簡單背斜、逆斷背斜、殘留向斜、逆斷向斜、基底隆起”五種頁岩氣成藏模式等,拓展了新的找礦區域。以葉天竺教授為核心的研究團隊創建的勘查區找礦預測理論與方法體系,顯著提高了找礦預測可信度,為推進我國找礦突破提供了較為系統的理論方法體系。

找礦重大成果激勵機制的建立,調動了各方面積極性,鼓勵社會資金投入,推動實現利益共享。青海、貴州、雲南、新疆、黑龍江、山東等省()持續加大省級财政投入,通過設置項目、配置精良設備等方式充分調動了國有地勘單位的找礦積極性。

4.找礦突破仍面臨嚴峻考驗

盡管找礦突破戰略行動成效顯著,但依然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制約着地質找礦進展。

随着地質工作服務自然資源管理、生态保護修複、新型城鎮化建設等領域需求不斷加大,水工環等地質工作不斷加強,礦産勘查投入持續減少,占地質勘查比重逐年下降,導緻大量從事礦産勘查人員轉型。

基礎性公益性工作由于資金量越來越少,而且主要以面積性15萬礦産地質調查工作為主,用于異常查證和礦産檢查的力度較小,商業性資金跟進意願不強,沒有形成“無縫銜接”。

鑽探工作量急劇減少,新發現礦産地由2012405處降至2018年的123處。錫礦、鐵礦等完成“358”目标任務難度較大。

“十一五”以來,尤其是找礦突破戰略行動實施以來,盡管各重要礦種均提交了大量資源量,但這些資源量要轉變為可供開采的儲量還亟需加大深勘精查力度。盡管我國在礦床學和找礦預測理論方法等方面有諸多創新,但對于不同礦種和成礦類型的礦集區,仍需要深入了解成礦的動力學背景和深部過程、成礦作用及時空規律,對于需要精準定位的深部找礦工作,更需要精細刻畫礦床深部三維結構。目前,很多物化探探測技術的理論探測深度看起來足夠深,但由于我國金屬礦産地質條件複雜,其有效性大打折扣。

雖然國務院陸續出台了礦業權出讓制度改革、權益金制度改革等相關文件,但礦産資源法和3個配套條例尚未進行系統修改,目前的一些規定已經不适應當前勘查工作的實際需求,迫切需要對整個礦業權管理制度進行系統性完善。在礦業權出讓制度改革過程中,由于權益金制度相關細則尚未明确,管理部門出讓探礦權日益謹慎,企業獲得探礦權的難度提高。此外,受到權益金制度影響,部分财政出資的優質探礦權不能及時向社會轉讓,已有礦業權周邊資源難以整裝利用;部分地區環境保護“一刀切”,導緻社會資本對進入勘查領域持觀望态度。

5.進一步推進找礦突破戰略行動

黨和國家領導人對找礦突破戰略行動高度重視,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找礦突破戰略行動5年取得的成果和下一步工作曾作出重要批示:找礦行動取得重大進展,應予肯定。要繼續圍繞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大局,尊重科學規律,創新思路和機制,更有效調動社會資本力量,加大礦藏特别是國内礦藏深勘精查力度,進一步提高國家能源資源保障能力。2019117日,李克強總理在對2019年自然資源工作的批示中,再次強調“要加強國内礦産資源勘查”。

2019年全國自然資源工作會議上,自然資源部部長陸昊指出,保障能源資源安全,加強地質調查和礦産勘查,是2019年部重點工作的一部分。自然資源部副部長淩月明對部地質勘查管理司2019年工作的批示強調,要把推進找礦突破戰略行動作為頭等大事。

自然資源部礦産資源保護監督司司長鞠建華對我國未來的資源形勢作出了5個重要基本判斷。一是經濟質量發展的巨大潛力和空間使得礦産資源的需求持續增長;二是作為全球最大的礦産生産國、消費國、貿易國的狀況将會持續;三是礦産資源儲量難以滿足需求的問題依然突出;四是礦産資源綜合進口依存度高的局面将長期存在;五是礦産品市場價格持續震蕩對資源有效供給影響将長期存在。

基于此,自然資源部礦産勘查技術指導中心有關專家對找礦突破戰略行動下一步工作提出以下建議:

持續推動找礦突破戰略行動。預計2020年,我國的石油、鐵礦石、銅、鋁等礦産的對外依存度分别為60%80%70%56%以上,到2030年對外依存度預計達70%85%81%61%左右。因此,保障國家能源資源安全,政府必須發揮主導作用,持續推進找礦突破戰略行動,保障國家能源資源需求,以保證社會主義現代化和兩個百年目标的順利實現。

推進新一輪找礦突破戰略行動應堅持以下幾項原則:一是以地球系統科學為指導,豐富完善勘查區找礦預測理論與方法,推進地質找礦轉型升級,建立完善技術标準體系。二是堅持深淺并重、陸海并重,清潔能源礦産、戰略性新興礦産和大宗緊缺礦産并重。三是堅持地質潛力、技術經濟條件和環境影響“三位一體”綜合調查評價模式,服務方式上由專業性報告和圖件向提出綜合解決方案和綜合性規劃、布局,提供綜合性圖件服務轉變。四是大力推進綠色勘查和礦産資源綜合評價及綜合利用,支撐服務生态文明建設。五是進一步發揮好專家咨詢指導作用。

加強深部找礦。根據全國資源潛力評價評估報告,我國重要礦産資源2000米以淺的預測資源量都在已探明資源量的兩倍以上。

推動深部找礦,一要優化深部找礦空間布局。提高礦産勘查集中度,向大型礦産勘查開發基地、礦集區和整裝勘查區集中,向已發現有大型—特大型資源潛力的礦産地深部和外圍集中。

二要充分利用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通過三維建模技術,進行成礦地質體、礦體的空間立體預測、定位預測和定量預測,科學預測深部礦體的空間位置、産出狀态與資源潛力。

三要充分發揮理論和模型找礦的作用,尤其是加強已建立的25種找礦預測地質模型在深部找礦中的應用。通過地質學、地球化學和地球物理學的綜合探測研究,探讨不同層次深部過程的驅動機制,闡明深部成礦機理。

四要創新、研發、推廣适合中國特色的深部找礦技術。研發推廣使用大深度、抗幹擾、高分辨率的物探技術,總結适用于不同地區深部礦産預測的地球化學方法,加強大深度鑽探技術及裝備在深部礦産勘查中的推廣應用。

五要進一步創新找礦新機制,充分調動和發揮各勘查要素的積極性。地勘單位要發揮好找礦主力軍的作用,通過産學研結合,提高預測和發現礦産資源的能力和水平;礦産政策方面,要制定有利于保護企業正當利益的政策,允許和鼓勵國家投入進入已設礦業權範圍開展深部找礦預測;在勘查投入上,企業要發揮好勘查主體作用,加大投入開展增儲勘查。

六要加強深部找礦人才隊伍建設。加強深部找礦理論和技術方法創新成果的培訓,深化研讨與推廣實踐;加強科研院所、地勘單位與高等院校之間的産學研結合和協同創新;有針對性地分類組建和培育一批深部找礦專業技術隊伍和領軍人才。

推進綠色勘查。通過在整裝勘查區和礦集區部署一批綠色勘查示範項目,引領商業性綠色勘查。倡導落實《綠色勘查行動宣言》《綠色勘查指南》,大力總結和推廣綠色勘查典型經驗。修訂完善固體礦産勘查規範及地勘項目預算标準,研發推廣綠色勘查技術方法,引入環境與經濟綜合決策機制。對已有的環境損害進行調查評價和工程修複。

注重綜合調查評價。要由過去注重數量向注重數量、質量、生态綜合評價轉變,由過去着重于調查地質潛力向地質潛力、開發條件、環境影響“三位一體”的綜合評價轉變,促進生态文明建設。

統籌好幾方面的關系,促進礦産勘查可持續發展。統籌“兩種資源,兩個市場” 。國内必要的資源保障是參與全球資源配置的“壓艙石”。保持足夠的勘查投入,确保重要礦産資源的自給能力。國外則需要在重點地區圍繞重要戰略資源加強研究,引導企業走出去獲得礦業權。

統籌礦産勘查與環境保護。近年來,生态環境問題已成為政府和民衆共同關心的焦點之一。需要重新樹立礦産勘查行業風範,大力推廣綠色勘查。

統籌礦産勘查與礦産儲備。部分位于環境脆弱區或自然保護區内的戰略性礦産地,以及當前開發技術不可行或開發不經濟的特殊礦種礦産地,可能難以通過市場方式募集足夠的勘查投入,因而需要國家财政資金的參與和扶持。這些潛力較大的礦産地,通過财政專項完成普查工作後,可轉為礦産地儲備,留待以後勘查、開發和利用。

統籌好老區與新區。加強老區深度挖潛,在外圍與深部進行“深勘”,增加資源儲量,帶動資源型城市發展;加快重要成礦區帶的礦産勘查,進行“精查”,加速發現新區,提供新的找礦靶區。老區與新區有序銜接、互為補充,保障能源資源供應的可持續發展。

統籌大宗支柱性礦産、緊缺礦産與新能源新材料礦産。主攻礦種由大宗支柱性礦産、緊缺礦産向大宗支柱性礦産、緊缺礦産與新能源新材料礦産并重轉變,加大對大型能源資源基地重要礦産和周邊配套礦産的勘查力度。